首页 蛮村 下章
第76章 劝归
如火残,把片片金黄撒落在一家家的破落小院里,使得这村子看起来竟似宫殿般辉煌。

 院子里马啸羊咩,向那苍穹表达着自己是颂扬,或是希翼来世做人,不在有被人肆意使唤宰杀的痛苦;或是企求死后升天,不在受这凡间的种种灾难。人和它们是不一样的,在张灵异画像前祷告时,只求能得到当世的平安与福财。看来人类想得还没有它们长远。

 因为那夕阳的馈赠,院子里如同一张五彩的油画,这画的一角,是那矮小的厨房,正从里面传出来”梆梆”切菜的声音。

 彩虹正在这房里做饭,饭做好了,天也黑将下来。于是,彩虹就拉开了灯,这灯光着实有些昏暗,即使距离很近却也看不清楚人脸。打开锅盖盛饭时,冒出来的蒸汽马上就侵占了这小小的厨房。因为天已冷,门和窗都是关着的,没有了供它们逃逸的通道,而在这屋里也久久不作散去。

 每每这时,白老汉都会恰巧来屋里端饭,这都是意料中的事情。而这一次,端起后,他随口说了句“强子走了多少天了?”彩虹正在向另一只大碗里舀饭,从那锅里冒出来的热气熏得她脸颊通红,听到问话就停了下来,郑重说道“有有半个月了吧?”

 “哦”白老汉意味深长的拉起了长音,端起了碗,又道“这天一天天的见冷了,他没有受冻吧?”

 “昨个我才给他加了层棉被,冻不着的。”彩虹说道,直起身时,看见白老汉已经端着碗出去了。彩虹觉得有些蹊跷,半了月了,这是白老汉第一次问关于白强的事儿,她在想着,不知道这话里还有没有别的意思。

 只从白强走后,这家里的气氛象极了冰冷的三九天,虽说白强出走了,而这白老汉也是整的不着家,或是去蘑菇棚里照料那些蘑菇,或是提上一篮子花生去大街上拨花生。有一次,彩虹想去蘑菇棚给他搭把手他去固执的不让。彩虹知道,这是白老汉在极力回避着她,因为白强不在家很怕会生出些事端来遭人耳垢。不过在吃饭的时候,他总能很准时的来,似乎已经拿捏准了彩虹做饭的时间。虽说是一家人,但这却是一天里唯一见着面的时候,却也不说话,看着白老汉总是一脸凄然,外人在还好些,特别是两人独处的时候即使想说话却也没有了那能力。有时候,她觉得她很无奈,也很困惑,这家愈来愈不象家,而这日子也愈来愈不是日子了。做姑娘的时候,看着姐妹们都嫁人了,自己也是一门心思想结婚。可谁知道结了婚的人过的却是这般光景。于是就隐忍着,也只能隐忍着。忍着,忍着,好些人不都是这样过完一生的么?

 白老汉不喜串门,平里总是一个人端着碗在自己屋里闷吃。而今天却是在屋檐下蹲着,家里本是有凳子椅子的,却不喜欢坐,命了便是如此,这都是这些年在工地上蹲着吃饭养成的习惯。

 彩虹自己先不吃,把饭盛好后就准备给白强送去。走出房门的时候就看见了白老汉,顿了顿,嘴翕动着,却想不出要说的话来,于是就不吭声就蛋作没看见,想径职走过去。

 在从他跟前经过时,白老汉却费力的站了起来,吐道“劝劝强子回家来住鄙!这婚我我不结了。自己有家却在大队里住,这是会让人笑话的。”

 “爹”彩虹想不出白老汉竟说出这些的话来,她不得以又停了下来,想都没想便说道“这婚,我愿意让您结。这个家终究是他的,气过了,他自然就会回来的。您的事儿该咋办还咋办,我会把强哥劝回家的。”说着,便一阵风似的走了出去。

 “唉!”白老汉蹲了下来继续吃饭,剩下的饭已经不烫了,凉了。白老汉大口大口的溜着,竟发出滋滋的声响。他知道这个儿媳妇坚持再婚是为他着想,同时也表明了她对自己已经没有了什么念想。

 彩虹脚下生风,走得很快,而思绪也在脑子里极速的飞腾着,听了白老汉所说,她竟然连想都没有想就说出了那样的话,实在是全凭着潜意识的左右的,那就象是白老汉迟早要问而自己迟早要答一样。她现在有些后悔了,虽然是本意不会改,但给白老汉的那些话完全可以说得好听一些。

 到了村委会进了大门以后,彩虹顺手把那大门给关严了。就在上一次小两口忍不住了正在里屋做得好事,结果忘了关门。白土山刚好来村委会一下子就撞了个正着。害得彩虹好不尴尬。为防万一,这一次索就把那大门好好的关严实了。若是真有人来也能吱嗡一声做警报的。

 可这村委会决然不是给他们家建的,同在一个屋檐下还有白医生开的卫生所,人进人出的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这也是彩虹的无奈,她提着碗掂着暖水瓶正要往里走,去听得那里间已是作了一团。

 “逮住!逮住!别让它给跑了。”白医生叫道。

 “我看见了,就在底下,我从这里撵,你在那边守着。”白强说道。

 白强左手拿手电筒,右手拿一长木,撅着股爬到了底下,看见那物正突闪着双贼溜溜的小圆眼左顾右看,白强就拿木去使劲戳它,刚碰着,只听得”吱”的一声,那物突的从另一边蹿了出去,可怜白医生身体臃肿,动作缓慢,竟然让那物从下给活生生的逃了出去。

 彩虹刚走到房门口,见突地从屋里蹿出一只老鼠来,不由得一声惊叫,差点把提着的碗筷给扔了。大部分男人见到这样的场面是不会表现出什么异样的,而这尖叫仿佛是女人的专利,当然也是专供女人使用的权利。还好彩虹不是那种很做作的女人,捂着口,一会儿便没事了。

 白医生方才受到的是下之辱,这同绿荫场上的穿档球该是同一个道理,虽然这与古时那位很有名气的大将有着截然不同的遭遇。白医生本也是个爱说爱笑爱开玩笑的人,偌大的一个人竟然斗不过老鼠,刚才的经历自然让他失了些面子,而看到了彩虹是因着自己而被吓着的就更觉得过意不去,很尴尬的朝彩虹笑了一下就扭头对白强说道“强子,我回啦!你媳妇给你送饭来了。”白强已经站了起来,正拍打着身上的尘土,随口说道“坐这儿一块儿吃点吧?”只要是正常人都能听得出来,这是村人之间常用的客套话,白医生自然要说道“不啦,不啦,我那婆子也该把饭给做好了。强子,要是有谁来看病,不管是人还是畜生,你都让他它)等会儿,就说我马溜工夫就回来了。娘的,有好几天都没有接活了。”

 “知道喽!你就放心走吧。”白强应道。

 在一旁彩虹也客气道“白大哥再坐一会儿吧?”

 “不了,不了。”白医生应着就走了出去。

 白医生走后,彩虹把碗放到了旁,把水瓶放到了桌子底下,奇怪道“这样小的一间屋子,连粒粮食籽都没有,咋会有老鼠?”白强道“只要是有人气的地方就有老鼠。”说着就走到外间把门给反锁了。

 “净瞎说。那老鼠吃啥,要吃你不成?”彩虹一边说着话,一边去解绑在碗上的那块馏布,以便打开了让白强吃饭。

 “老鼠吃不了我,我今儿要把你给吃了。”白强回来后,突的从背后抱住了彩虹。

 已经有几天不曾这样了,彩虹知道他要做什么,假怒道“你猴急个啥?吃了饭再说。”

 “吃了饭咱哪有工夫,白大膘子一会儿就来了。”白强把手伸到彩虹衣服里不停的摩挲了,还用档部不住的蹭着。

 彩虹已被拨得难以自持了,却还道“饭,饭会凉的。”想要继续去解开那结,却又情不自的松开了手。眯了眼,象是成了白强手里的玩物,任由他来支配着。

 想着这是村委会很快就会有人来,白强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这事给办了,环境的原因,顾不得体验过多的东西,最好是才进去两三下便是那出的时刻。

 白强迫不及待的把彩虹上,一如新婚时那般慌乱,似乎这女人的婀娜上身已经不起白强的半点望了,可能仅仅是因为时间的关系,白强已经无暇顾及这个女人的上身了,他急切寻找着那个能给男人带来最大慰藉的地方。

 这让彩虹几乎成了一个任人摆布的羔羊,而这个羔羊似乎也是喜欢她的主人来摆布的,躺在明显有些窄小的上闭了眼,完全由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作为。

 因为入了冬大都穿了厚厚的衣服,好不容易才把彩虹身上的带给解开了,里面穿着棉、绒,有着厚厚的几层,白强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它们给一齐了下来。女人依旧躺在上,上身还穿得严整,但下体已经暴无疑了,那两条细腿微曲着,美得如玉做的柱子。

 关于这女人的美丽,白强是无暇欣赏了,可能也是无须欣赏了。待把那女人的下来以后,便要准备实战了。解自己带的时候,还不忘对彩虹说“虹,你先忍着。”彩虹已经叉开了腿在等待白强了,看他气徐徐的样子说到“强哥,你别急,慢点来。”解开巴时就已经是坚硬如铁了,多不曾劳作,这物愈发生猛了。白强看着起兴,对彩虹说道“慢点来?咱那有那工夫。”说着,就抬起彩虹的两腿,往那道啐了几口,跪在上,把整个身子向前挪挪,又朝自己手心里啐了几口,抹在巴上。这已然是百战而得到的经验。因为没有前奏怕突的进去不适宜,所以才有了这样的举动。有些兴奋的看着彩虹,说道“虹,我进去了。”于是就直起身子往前一

 彩虹闭了双眼,已不在去看白强了。而当巴突的进入道的时候,却还是有着强烈反应的,她不住的轻声喊道“啊!疼强哥,你哦你轻些”大部分女人都喜欢男人们在开始都尽量温柔些,尔后随着她的意愿再逐渐的生猛起来。而一味的温柔或是一味是生猛都不是他们所喜欢的。这一次,彩虹本需要一只乖顺的羔羊来慰藉,而白强却在一开始就给了她一头难以驯服的雄狮。

 因为下这女人是自己的最爱,看着她不受用就控制着自己不那么用力了。可是才坚持了几下,就又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还说道“虹,你忍着,一会儿,一会儿你就舒服了。”彩虹信他于是就咬着牙由他来做。而事实也如他所说,身体里因这种剧烈的摩擦所产生的水很快让她觉出受用来了。方才那种叫声在此刻也变成了另外一种腔调。她在上躺着,兴奋的看着这个骁勇的男人在自己身上的这场战斗,在这一刻,她甚至希望他能够把自己的身体给彻底的撕裂,这就是那种死的感觉。可这样的感觉才持续了一会儿,通过彼此的碰撞,和他那愈来愈急促的呼吸声,她感到他的暴风骤雨就要来临了。关于这些,她对这个男人是了如指掌的。可是现在她却十分不情愿它的到来。

 白强更能感觉得到在自己身体里涌动的那股潜,他使劲动作着,同时也在积攒着全身的能量让它们做一次最烈的爆发。他觉得它们就要迸发了,情不自的喊道“虹,出来了,虹,哦”

 “哦,不要,啊强哥,不要”彩虹的声音也越发的急促起来,伸出了双手却已无力回天了。她还没有享受够他的厮杀,她不想让它来得那么快,但这是不遂人愿的。当白强完成了最后一次进,宣告了人类历史上最为原始的一场战役的结束。和以往无数次这般战役一样,男人绝对不负责任的当起了主角。

 从彩虹身上起来时,白强就把那瘫软的东西进了头。又重新系好了带。回头去看彩虹,她似乎还没有醒过来,依旧躺在上,发盖住了俏脸,一双美丽的玉腿在不停的动着。白强无法看见,一行热泪一涌出了那人的瞳孔完全是生理的因素。把它比作一场梦,男人们很容易入梦,也很容易出梦,而女人则不一样,入梦慢,出梦也慢。白强以为她是意犹未尽,就说道“虹,快把子穿上吧!这不是在家里天又冷。”说着就把衣服拿到了彩虹跟前。

 “强哥,你不用管我,我自己会穿。”彩虹爬在上,连看都不看白强就这样说道。

 “那,虹,你快点穿,我去开门了。要是有人来就不好看了。”白强顿了一会,看彩虹要起来的样子,他就开门去了。

 彩虹费力的从上坐了起来,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才有气无力的缓缓的把子往腿上套…彩虹刚把衣服穿好时,白强端着半盆水从院子里进来了。又拿暖瓶往里面兑了些热水,就对彩虹说道“虹,洗洗吧。”彩虹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她把发束放在桌子上,说道“你先洗吧,我等会儿。”白强道“我在院子里的水管旁洗过了,这是专门打给你洗的。”

 “你那也叫洗?”彩虹对自己的男人了如指掌,她把发束重新套到头上,说道“不知道你在院子里怎么挠了几下呢!自己刚才做了啥自己不知道?好好洗洗去,那脸盆旁边不是有香皂么,真是马大哈,有香皂都不知道用。”媳妇说得在理,白强”嘿嘿”笑了,听媳妇的话,乖乖的在水盆里又洗了一遍,还用香皂往手上脸上使劲抹,抹完了就扭过头,伸着张大花脸去问彩虹“虹,你看行了没?”瞅着那张大花脸,彩虹不住”噗”的笑出声来,说道“行了,行了,快擦干净了来吃饭吧!”说着就用手去摸那碗,那瓷碗给手的感觉凉凉的,又怒道“都是你干的好事,饭都凉了,我看你怎么吃。”白强便擦脸,便说道“没关系的,凉着吃才顺口。”彩虹走过来去给他倒水,借机说道“你不是想顺口么,那以后就天天吃冰疙瘩,也别让我来给你送饭了。”说着就走了出去。

 白强知道彩虹这是稻子嘴豆腐心,呵呵的笑着,把巾搭在绳子上后就准备去吃饭。其实这饭并不是彩虹以为的那样凉,现在都还是温温的。

 彩虹把脏水倒到院子里后,又打来了半盆给自己洗。回屋时,看见白强已经开始狼虎咽了,很象饿极的乞丐突然得到大馒头时的情景。彩虹绷起了娇容意味深长的说道“强哥,你说你这是为了啥。就是为了和咱爹斗气,有媳妇不疼,有家不住。”知道彩虹又要劝他回家了,白强不作理会,只管吃着。

 彩虹无可奈何的摇头,尔后就弯下身来往盆子里捞水洗脸。这时也在想着一些事情,凭着对白强的理解,本来以为能劝得动他答应爹的婚事的,看来他是太自以为是了。不过,到目前为止,她依旧有能劝得住的信心。对以后的日子依旧是充了希望的。对于这样一个女人,她有着属于她的天生的柔弱,却也有着后天带给她的刚强。一味柔弱的女人是永远都长不大的处子,而一味刚强的女人,则是个空有女儿身的男人。但愿这两种女人在世界上都不存在。一味柔弱的女人改变不了被男人们随意玩的命运,而一味刚强的女人则永远都得不到男人的真心。女人需要柔弱,也需要刚强。女人就需要这么复杂,只有这么复杂了,女人才有女人味。

 洗完后,彩虹给白强倒了一杯热水,放到他跟前,又挨着他坐下了,说道“强哥,就着热水吃,这样才暖和。”白强听了她的话,喝了一碗热水,便又继续吃饭。

 彩虹挨着白强坐到沿上,不由得想起了刚才的事情,他到是痛快了,而自己仅仅是在生理上就有着万般的委屈,说道“强哥,咱还是回家吧,你在这里住着,咱连正常的夫生活都过不好。”在吃饭的当儿,白强细细品了这句话,想着,自己和爹怄气,却害得媳妇两头跑,这还不算,连那事都不能让她尽兴,这可是做为一个男人最失败的地方。所以,彩虹的委屈,他还是能觉出来的。就说道“我知道这些日子委屈你了,虹,不是我不想回家,是咱爹太犟了,你信不信,咱爹要是真和那样的女人成了,外人笑话不说,咱家的日子也肯定过不好。”彩虹却有些不解,说道“咋会过不好?我觉着会越过越滋润。你也算是能挣钱了,咱爹也有了伴,这比啥都好,我看你就是一筋。”白强吃完了饭,把筷子”啪”的一声放在碗上,用手掌抹抹嘴,说道“虹,我看你啥事都明白,为啥就这件事上不开窍呢!爹就我这一独苗,眼见着爹年岁大了,干不动活了,这家里家外的就全靠咱两人来做,侍侯一个爹还成,平白无故的又添两张嘴,这不是给自己添堵么?光是她那个傻妮子不用想就知道以后会招惹多少事了。”

 “这…我…”白强打机关似的给彩虹说了一通,虽说是有些不近人情却也是句句在理的。因为某种原因彩虹一门心思想让白老汉和那孙寡妇成了,同时也希望白强能尽早回家,这么想着就了脑子,说道“给你捎饭的时候,爹让我劝你回家去…”

 “那爹同意不和那孙寡妇成了?”白强眼前一亮,追问道“不!不是。”彩虹赶紧说道。她的回答多少让白强有些失望。不过,白老汉同意退婚这件事她的确是不想给白强说。虽然她也很清楚,白强在这里是要等到她爹退婚才肯回家的。

 “小两口在屋里说啥悄悄话呢?我可要进来了。”白土山在屋外就喊道。

 “是土山哥呀,快进来吧!”彩虹赶紧站了起来,整整衣服、理理头发做出接状。见白土山进了屋就说道<蛮村> M.uhUxS.cOM
上章 蛮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