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蛮村 下章
第66章 开路
在村子里,调皮捣蛋是男娃们的代名词,没几家能把自己的孩子看严的,他们的童年大多是在各种新奇刺的玩闹中度过的。可现在,不能去村东头那个大坑里游泳了,因为天凉了。也不能去学校后面那个小树林里玩耍了,因为在那里常受到一些青年男女的驱逐。不过,孩子们是天生的冒险家,也是天生的创意大师,八九个在一起总能找出他们的乐子来。

 不知道从白家庄的田地里何时开出一条大道来,这条大道不偏不倚把王坟、窑地、后庙这三块风水宝地给穿了个通。这条大道宽过十丈,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白里一些大车来来往往的施工,真是好生热闹。

 就是上一个星期天白小军和他的几个小伙伴好奇,很想看一下这条大道的尽头到底是什么。于是就互相壮胆躲过来往的车辆,做起了步行军。

 一路上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走了一天,那些个如房子大小的车辆不知道何时没有了踪影,天已黑却仍未发现路的尽头。

 天圆地方,四周开阔之极,但这一片却少人烟,曾是灿烂无比的晚霞褪尽了它最后一丝容光,苍茫的天空还挂起了几颗寂寥的孤星,偶尔还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或是几声凄厉的怪叫。

 早没有了探险的兴致,却也不知退,蛋最小的一个孩子不住哭出来的时候,其他的孩子也相继哭出声来,他们决定要回头了。

 就在他们哭着往回走的时候,在白家庄一些可怜的父母正挨家挨户找着他们的宝贝儿子,一下子就少了八九个孩子在这个村庄里能闹出多大的动静是可想而知的,他们把整个村都搜遍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丢了孩子的家长们都聚集在桂花家的代销点里,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有的说去派出所报警,有的说去电视台登广告…这时候老羊倌却不知趣的来买东西了,他在大道旁的那块野地里放了一天的羊,这是才回来。看到门前这些人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样子,老羊倌有些纳闷,却也不管,径职走到屋子里,朝着柜台喊道“来一包烟。“自己的宝贝疙瘩丢了,桂花在这个时候那有心思赚钱,又闻到老羊倌一身的包气,没好气的说道“没啦!”那烟明明就是在柜子里放着却说没有了,老羊倌闹不懂是怎样得罪这个泼辣婆子了,不得已往回走,看着这些人,心中嘀咕了一句“你们这是咋了?”知道无人应他,正要走。

 白建设却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来者是客,自己的儿子丢了管人家什么事。他走向去说道“老哥,你别气,是我家小军丢了你弟妹才这样子的。”

 “哦!”老羊倌应了一声就走出了门,才两步又回来,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说道“今天在野地里放羊的时候,我见几个娃子从大道往南走,里面就有你家小军。”

 “什么?”白建设死死抓住了老羊倌“你真见了小军?”看着白建设激动的样子,老羊倌有些犹豫了,吐道“离得有些远,我看着象。”在场的人们都突的瞪大了眼睛,抓住了老羊倌就象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那你见我们家红了吗?”

 “你见亮子了吗?”在以前见了老羊倌都躲得远远的,而现在却不顾他身上了羊臊味了,都把他簇拥着。活了大半辈子,老羊倌那里受到过这般待遇,简直是受宠若惊,可这些孩子里面他只认清了白小军、白东亮这两个人,其它的却是不清楚了,因为当时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事情,况且离得也很远。

 谁有娇儿不心疼。

 得到了这个线索,各家人马很快就开始纷纷出动了,家里有拖拉机的开出了拖拉机,家里有三马车的驶出了三马车,它们几乎一齐走出了白家庄向那还未开通的大道走去,简直是浩浩,也算是白家庄的空前盛况。上了大道后,一声高过一声的发动机的轰鸣声,一道而又一道的灯光,还有那此起彼伏的唤儿的声音,把夜的田野都给吵醒了。竟然还有人从家里带来了喇叭,喊一声,在这寂静的夜连十里外的人都能听清楚。

 这条大道横亘在辽阔的田野上,远远望去一直连接到天地的交接处,它带给孩子们的不在是神秘而是恐惧。抬头望天繁星,这些微弱的星光在指引着他们前行的路。

 当这几个孩子拖着疲惫的身躯在这条平坦的大道上依旧蹒跚时,不知是谁先辨出了前路上的那一点灯光,而后是两点,三点…那些灯光愈来愈亮,当孩子们听到爹娘一声接着一声熟悉的呼唤时,一个个都放声的大哭起来。

 从这次事件以后,好些大人都警告自己的孩子不要再去大道上玩了。甚至不惜说再去就打断你的腿等等之类威胁的话。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几乎是所有孩子的秉。没过几天他们就又开始成群结队往大道上奔去了。

 这条路是那样的宽,那样的长,来来往往的,各式各样的车辆是那样的大,跑得是那样的快。这条康庄大道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是天边么?是海角么?这些东西总是能给农家的孩子带来不尽的希奇。而在这条道上施工的工人们却是不会这么想的,他们知道,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国家因此而花去了几十个亿,它的最北边是国与国的界,它的最南边是陆与海的相接。倘若这帮孩子真的走到了尽头,真不次于二万五千里长征呢!

 有时村里的大人们也会驻足看个稀罕。几十年来都蜗居在白家庄的老人们是不知道这条大道的具体功用的,他们的脑子早已经被老话,习俗,以及大半辈所积攒下来的琐事给占据了。象那些孩子们一样觉得这条道宽,这条道长,觉得稀罕,但也仅仅是稀罕。然而经常出远们的后生却是知道的城里人通常把这条大道叫作”高速公路”然而相比希奇,村人们更加注重的是实在。其实刚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人在抱怨了。因为开辟这条大道,毁了白家庄不少的庄稼。刚过膝盖的玉米苗子,绿得正的花生秧子,串种时的投入且不算,光是施肥和浇水就花费了不少钱,此外还有气力。而如今却硬生生的被铲了被毁了,谁见了不心疼。

 这一天又有不少人来到村委会,让村长白得柱给他们一个说法。

 “你们就是找我也没有用,这是国家修的路,管我事?”白得柱说道。

 “可我们家的那二亩地全被毁了,你们总得给个说法吧!”白肚子哀求道。

 “我后庙的那块地也毁了呢,我给谁找说法去?”白得柱道。

 “你这么说算啥?你这干部还管不管事了?”一群众气道。

 “管怎么不管?你没看见吗?我这就是要去县城开会呢。”白得柱说着就去推他那辆摩托车。

 这时候有人从人群里蹿了出来,手里拿着半块砖头,还在破口大骂,道“白得柱,老子今天拍死你!”白得柱见状,大惊失,一边往后退,一边说道“快拦住他,快拦住他。”来人正是山子,不用他说,一开始就有白强等几个人在后面追着他,有些人怕出事惟恐之不急,不过也有几个人上去拦山子。

 白得柱一看众人把山子给栏住了,急忙蹬上了摩托车,狼狈逃去,山子挣脱众人,拿砖头使劲向前抛去,那砖头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正中摩托车的后轮,可那摩托车的后身只是扭了一下就又向前开去了。

 “狗的白得柱,越来越不象话了,自顾着自己吃喝,从来不给老百姓办事。”

 “我看,他迟早得下台。”

 “地都被毁了,国家也不给个说法,这算是怎么回事吗?”有人说道。

 “要不,咱们上访去?”有人提议。

 “去就去,就不信找不到管事儿的。”有人应道。

 到了第二天,真有十几个人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开辆三马车,越过县城去市里上访去了。可市里不管这事,他们说”此事已由各县办理”于是就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县里,县里说”此事已由各乡办理”中午饭都顾不得吃,回到乡里,乡里面竟然也说了同样的话”此事已由各村办理”一天下来,碰了一鼻子灰且不说,他们最后还得去找白得柱。

 累了一天了,正在家里端着碗吃饭,这时从大喇叭里传出了白得柱那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广大村民注意啦!广大村民注意啦!

 今儿去县里开了个会,给大家广播一下上头的指示。收了秋,咱村就要重新划地。到时候平均分配咋一定会把少的地的给补上去的。修这条路,将来对咱们也是有好处的。乡亲们也啊体谅一下国家的难处啊”说到最后便是令人作呕的废话了。

 白家庄的村民听着在理,反正秋后就要重新划地了,因为开路而毁的庄稼就让它毁了吧,谁让自己运气背呢!可是才过两天就又出了子。这白家庄不是比闭着的,和这个村那个庄都是有着关系的。这家媳妇的娘家是王庄的,那家的姑娘可能嫁到了孙庄。三里五庄的那个村里要是有点事就能很快在整个乡里传开。

 在别的村因为开路毁地,村里都给发了损失费,比如吴家庄是按按人头来分的,因为当初划地时就是按人头来划的,毁了地的农家,大人给二百,小孩给八十。没有毁地的农家也有得分,大人是一百,小孩是五十。

 然而在白家庄毁的地比其他村的都要多,却没有一个人分到钱。这不能不让他们有些想法了,可怜的白得柱才过两天消停日子,这几天又有不少人去找他。把他家的门槛都要踏破了。白得柱穷于应付,也没有给他们道出个所以然来。

 当夜,白得柱召集村会计白要才、村主任白家业召开紧急会议,一想光是这几个人还不够用,就又把各组的组长叫了过来。开会的地点不在村委会而是在白得柱他家。白家庄共有八个组,其中四组的组长因为家里有事没有来。所以参加这次会议的刚好是十个人。

 就在白得柱的正房里,地方不大到也显得热闹,因为座椅不够,大家或坐着、或站着、或蹲着,形态各异,不过相同的一点是都在云吐雾,说话时就把烟夹在手里,不说话了就一接着一的猛抽烟,不管怎样在这个时候嘴都是最忙碌的器官。

 就在这次”会议”上白得柱宣布了一项重要的”决定”那就是对白家庄全村实施规划。在座的都觉着奇怪,虽然这规划的事乡里提出了好几年了,白家庄好些农户住房困难这也是实情,可是这白得柱从来都是不提倡规划的,因为他家独有两座大院子,若是规划了,将来不但与其他农户一个规格,两座院子也将变作一座。

 有人问道“村长,为啥要规划?”白得柱说道“别的村不是都规划了么?在这老屋子里都住了几十年了,一半泥土一半砖的,看咱白家庄那有几间象样的房屋,有钱的怕规划不敢提前盖新房,没钱的吧家里添了人丁不添房也不行,这划早就该规了,即使我不规划,下一届村长也要规的。”

 “你不干了?”有人见白得柱这么说,疑问道。

 “放,我啥时候说我不干了。”白得柱骂道。

 “那咱啥时候规划?”又有人说。

 “明儿,明儿就请人量庄子!”白得柱说话的口气让人不容质疑。

 “得柱哥,因为开路毁地的事儿上头到底给咱村拨了多少钱?”有人突然问道。

 “就那几片地能拨多少钱,你以为毁的是摇钱树,毁的是金子啊。你们不想想,这几年不算是在村里,在县里,在乡里光是吃喝咱们就花了多少钱。拨来的钱都让我补窟窿了。”

 “这”经白得柱这么一说,那人说不出话来了。

 众人都变得很沉默,只顾低着头抽烟。

 “得柱,你是村长又是支书,我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由你选上去的,你说啥就是啥,大伙儿也都听你的。咱们是一条心,上头到底拨给咱村了多少钱,你就个实底吧。”一向沉没寡言的村主任白家业说道。

 “是啊!”“是啊”其他人也在呼应着。

 白得柱看众人,他狡黠的笑着,道“刚才我给大伙儿的都是实底,从县银行里刚把钱取了出来就碰见了要酒帐的,把咱欠的钱都给他了,不过最后还是剩了一些。”说着,变魔术似的从身后出一个塑料袋子,往桌子上一扔,众人都围将过来,他们的舶子都伸直了,眼都睁大了。

 刚完了一烟,白得柱又点了一,翘着二郎腿说道“都在这儿呢。”会计白要才挨着桌子最近,他颤巍巍的打开了那袋子,如其所想,里面是一沓而又一沓的钞票。看着这些瓢子这些人摒住了呼吸,几乎每一个人都狠狠的咽了口吐沫。一会儿一个个的小眼又飘向了白得柱,因为他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白得柱说这些话时已经是有成竹了,他道“补完了窟窿,就剩下这些钱了,若是一张张的分给村民,一家才几十块钱,就是给娃们买糖也买不了几回。”说到这时,白得柱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扫视了一遍,他们一个个都在聆听着甚至连烟都忘了,于是又接着说道“若是咱们分了一个人能分一千多块,就是天天在头上躺着,也能过得上半年舒坦日子了。”白得柱回身,正襟危坐,说道“还是按着以前的规矩,在坐的不论大小都有份,东西就放在桌子上,一人拿一沓。”说完,白得柱就先拿了一沓掖在了上衣的口袋里。而后,其他人也一个一个的跟着去拿。

 白要才弯身看了看,袋子里还有一沓,就说道“四组的组长不知道要分开会,他家里有事儿,就没有来。”白得柱说道“那好,明天就让他上我这儿来。”又说“多请几个丈量的师傅,好好把咱村给量一下。”

 “哎!”白要才应诺。

 白得柱最后说道“要是没有别的事,大家请回吧?”听罢,众人一一散去。

 这些人走后,地下一片狼藉,弥漫的烟气还没有完全散去,白得柱却也不收拾,翘着腿,躺在椅子上抽烟,一副很得意的样子,扬起了头“噗!”的一下,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那烟圈上升、膨,到了房顶逐渐化做了无形,紧接着,又”噗!”的一下…

 够了,突地喊了一声“孩儿他娘,你他妈的快过来扫地啊!”王可英正在另一个屋子里陪着儿子,听到了喊声,就跑了过来,却也不吭声,看见了一地的烟蒂,拿起了笤帚就来打扫。

 白得柱仰八叉躺在上,王可英刚把地打扫干净,他又喊“快来给老子捶捶背。”王可英往上一看,白得柱得只剩下一条衩了,不吭声,也不嫌,上了就给她男人捶背。

 白得柱爬在上自在的享受着,偶尔扭一下头,看到王可英仍是绷着一张脸,又骂“你这婆娘整天吊着一张脸是给谁看呢?”不过这王可英捏得他却是受用,闭了眼享受着,又说道“知道你现在伺候的是谁么?是他妈的财神爷。”这川妹子不语,当初被卖进白家庄时即使还带些巴蜀的泼辣,也早被无情的岁月给浇融了。虽然不语,心里却在忐忑着,不知道这个男人又要造什么孽了。正走神,不想白得柱一把把她按在了上,边解她的带边说道“要不是看在娃子的份上,老子早把你给休了。”王可英任他解,任他骂,这是他每天固定的节目。苦难的生活早让她变得麻木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白得柱还没有真正成为财神爷,却已经开始嫌弃他那糟糠之了。他只知道他是个村长,却不知道他那十几亩地由谁来种,家里的鸭和由谁来喂,院子又谁来扫,屋子由谁来整,儿子由谁来照顾,一三餐由谁来做^^  M.UhUXs.COM
上章 蛮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