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蛮村 下章
第46章 夜话
黑夜里两个人却不是这么容易睡着的。况且这一他们本没有做什么事情,而这天,也不是很晚。

 彩虹依旧在白强那健壮的脯上幸福的躺着,白强问“虹,睡了吗?”彩虹不应,手却开始在白强腹上来回摩挲着,这表示她未睡。

 白强有了精神,提提身体,拿衣服披在身上,半坐半躺在上,把彩虹往上捞了捞,好能抱住她,把被子往上捞了捞,好能盖住她,做完这些,才道“虹,咱说会儿话吧?”

 “说啥?”彩虹应着,感觉有些不舒服,也提提被子,提提身子。

 “说说我在深圳的事吧!”白强道“明天我就给深圳那边打个电话,看他们能不能把咱的钱给寄过来,实在不行的话,我去一趟深圳。”

 “强哥别去!”说这句话时彩虹有些急,又道“咱不是都说好了吗?哪儿都不去了。”彩虹紧紧抱住白强,好象白强很快就要跑了的样子。

 “咋了?”白强有些不解。

 “没啥。”彩虹说道“我我就是不想让你离开我。”

 “呵呵”白强在笑,笑媳妇的可爱,笑媳妇的矫情,却说“如今这庄稼地养活不了人了,你看看咱白家庄,那一家的年轻人闲在家里了?”

 “谁让你闲了?”彩虹说道“在外面挣钱算个啥!咱又不是不知道,为挣几个小钱,一天天的要受城里人多少气,遭城里人多少白眼。要是能在村里挣钱,那才叫本事呢。”白强有些惊奇了,才几个月的工夫,没想到彩虹就变得这样能说,道“那你说说看,就在咱村里,干啥能挣到钱。”一席话,彩虹也有了心劲,也要起身,想和白强并坐在上,但上身却是着的,弯着,摸索着找衣服,却找不到,白强就去拉开了小灯,彩虹看见了她的那件外衣就在尾,爬起来去拿,这小灯的光线本来是很昏暗的,但刚一开,竟是那样的耀眼,直照着彩虹那白花花的股,穿着衣服,她的部本是不太明显的,但什么都没有穿却被灯光照着,竟是夸张的大。让白强瞧见竟有些冲动了。但冲动只是表现在眼里,表现在心里,脐下那块先前因为做过了剧烈的运动此刻还在疲软着,它需要做长时间的休息。

 彩虹却象是没有注意的,拿起衣服胡乱穿上,就又回到了白强的身旁,又拿被子盖了下体。继续着刚才的话题,说道“强哥,我给你说,这能挣钱的门路可多了。就说咱村的土山马土山吧,人家就没有出去打过工,可过得并不比那一家的差。”白强却是一脸的不屑,道“他算个啥?倒门过来的女婿,就是争了钱也得交给他那缺心眼的媳妇,到了家,连都不敢放一声,出了门不管见了谁都是低头哈的。村里人每一个能瞧得起他,你怎么拿他来比呢?”

 “那是以前“

 彩虹说道,现在村里很多人可不这么看了,前些日子,老神树下的庙遭雷击了,还是他带头建的呢?咱爹这次出事,他也帮了不少忙的。”

 “这么说,这个姓马的还真是个人物。”说了这么一句话却不在说话了,媳妇蛋着自己的面来这么夸一个自己本瞧不起的男人,难免有些吃醋。

 “咋了?”看白强不在说话了,彩虹仰着头问。

 “没啥。”白强只是这么说道。

 “强哥。”彩虹在白强怀里又温柔起来,一只手在那健硕的小腹上来回摩挲,象是细数着肌的块数“你不是要说你在深圳的事吗,说给我听听,在深圳你想我了吗?”

 “咋没想?”白强道,媳妇的言语顿时消去了心头的醋意。想起了在外地的那些个日子,白强有些激动的说“白天想,晚上也想。连做梦都想,光是在梦里我都跟你好过好几次呢。”听着这话彩虹心里高兴,继续摩挲着小腹,娇嗔道“你梦里咋和我好了?”

 “梦里和你好的时候,也是真真的,醒来的时候却见是个梦别提有多恼火了。”彩虹的手在身上摸着得难受,按住了不让它动。

 “咱现在真好了,和梦里比,一样吗?”彩虹说这话时有些含糊,有些呢喃。身体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才休息了一会儿,下身又暗涌动了。

 “比梦里好多了呢!”白强抱住彩虹低头亲了一口,说道“虹,你知道我是怎么好的吗?”彩虹含羞没有直答他的话,不过在心里却真是有疑问的。为何过年时次次不行,而今夜却是如此生猛。虽是时间短了些,但确实让她快乐的消受了。暗暗里与白老汉相比,确实是不可同而语的。

 “其实都是因为你。”白强道。

 “因为我?”彩虹更是不解了。

 再要说时白强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但一想反正自己好了,给媳妇讲这些又怕啥。况且这夫间本是不该有什么避讳的。这么想了就说道“咱们结婚前的那些日子,白三老是拉我去看录象就是,就是那种录象,到了晚上睡不着,就想起了你,一边想着你一边自己。”

 “自己?”刚这么一说彩虹有些不解。但话刚一出口要刹住却又不行了。这不明白里却不知道真有几分,假有几分。这句唐突的问问得女人心里发虚,因为这女人也是受了录象的影响自己过自己的,本以为只有的自己才会这样却想不到男人也是。

 但白强以为彩虹是真不理解的,就放开了话说“就是一边想着你一边摸着自己的巴。有时间一天要做好几次。而到了真要和你的时候,身子却亏了。那录象真害人。”

 “强哥,…”彩虹紧紧的抱住白强激动得又要流泪,当初与白强结婚两人也是有着真感情的,而今男人把这样的事情都无遮掩的给自己说了,而彩虹自己呢?却瞒了他那样多,心里好苦,而这种苦却无处倾诉,与其说这泪水是因激动而生,还不如说是因为愧疚而出。

 而白强说那黄录象害人不浅,对彩虹而言,真是刻骨铭心的。

 “虹,你咋了,你咋哭了?”白强这趟回来,发现彩虹变了很多,那里变了却是找不出由头。

 “没没有。”彩虹强做镇定道“强哥,你说吧,我听着呢?”于是白强就继续说“到了深圳以后,碰见了一个老中医,他可真是这世上难找的好人…”昏暗的灯光下,彩虹依在白强身上,听他讲着在深圳的趣事,方才的那股子望不知被冲散到那里去了,中有的全是温馨,现在才发现这种感觉才是她最想要的。可心里总是觉得她很快就会失去这些。

 男人滔滔不绝的向女人讲述着自己在外面的一些事情,那时的无奈全变成了嘴里的有趣,那时的辛酸全成了口里的笑谈。在心爱的人面前他们是向来报喜不报忧的。  M.uhUXs.cOM
上章 蛮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