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蛮村 下章
第34章 事发
早上,彩虹还在家吃饭,白小玲就风风火火的跑来了。白老汉先看见了问道“小玲,你这是干啥去?”白小玲冷眼看看白老汉没有理她。白老汉有些生气,这个孩子平素里都是对他必恭必敬的,这些天是怎么了,前几回就是在路上见了也不搭理一声。可毕竟是人家的孩子,自己管不了,所以也只是干生气。彩虹没有告诉白老汉,白小玲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情。

 彩虹刚吃完了饭把碗筷放在了灶台上,见白小玲没有回白老汉的话,自己就赶紧解释道“爹,我和小玲想赶会去。”白老汉正吃着饭,一听这话,放下了碗,有些不高兴,说道“现在地里的活计忙的很,赶会干啥?”没有等彩虹说话,白小玲却说“我们赶会干啥去,你管的着吗?”白老汉听了很生气,心想,这孩子什么时候学会顶嘴了。气得把碗摔到桌子上,叫道“你”

 “我咋啦”白小玲的确是一副得理不让人的架势,如果说以前白小玲还是特别尊敬这一位长辈,可从那天晚上开始,一切都变了,那种讨厌是骨子里的讨厌。她几乎要把白老汉和那天晚上猥劣她的黑影放到了同样的位置。

 彩虹一看这阵势有些不对劲,就赶忙训斥道“小玲,赶快回家去,等我收拾好了去找你。”彼此很熟悉,彩虹早已经有训斥白小玲的权力了。

 “哼”白小玲瞪了白老汉一眼就走了。

 白老汉竟气得全身发抖,因为那关系到一个长者的尊严。而在村子里,这种尊严有时候真和生命一样重要。

 “这这孩子是咋啦。”白老汉生气的说道“我看他这几天看我的眼神就不对劲。”而彩虹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却是不能和白老汉说,而她今天干什么也不能和白老汉说。就说道“没事的,可能可能她这几天快要考试了,心里急。”白老汉又说“这几天地里忙的很,还有两亩多地没有种完呢,去赶会干吗?”

 “爹,我”彩虹要解释却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看白老汉吃完了饭,就把他的碗筷拿过来放在锅里刷,看白老汉蹲在地上抽烟,知道他生气了,边刷碗边说“爹,我我是我过了中午就会回来了。”

 “哎!”白老汉叹了口气,着烟走出了院子。

 彩虹刷着锅,眼睛已经簌簌的落了下来。

 事到如今,她心里的委屈谁知道。

 刷完了锅,彩虹擦干了泪,强打起精神推了车子去找白小玲。

 桂花正在代销点的柜台前坐着,彩虹把车子支到了店门前,作笑道“婶子,小玲呢?”桂花一看是彩虹就笑道“呵呵,那一阵风把侄媳妇给吹来啦,彩虹啊,你可有日子不来了,快快快坐。”彩虹有些受宠若惊,不自然的说道“前些日子不是地里忙吗?”而桂花却有些不明白了,说道“咋了,你家现在不忙了,我家建设可是整天忙的披星星戴月亮的,就这都还有几亩地没有种完呢。”

 “我我家的地里的活也没有忙完。”彩虹解释道,心想,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能和这婶子说话说起个没完没了了,于是就直截了当的说“婶子,小玲在家吗?”虽然清知道小玲这时候肯定在家。

 “哈哈”桂花又是一阵子笑,不知道她那里来的这么多的笑,说道“才多长时间没有见面就想我们家小玲了,强子在家的时候也是喜欢我们家小玲的…”正这么说着,白小玲听到彩虹的声音后从院子里走了过来,没等桂花说完话就拉和彩虹的手说“嫂子,咱们走吧。”白小玲没有乘自己的车,他们坐着一辆车去赶会。

 桂花竟不知道他们要出去做什么,紧跟着走了出来,说道“你们这是要干啥去?”白小玲没有理她,蹬车就要走,彩虹坐在后坐上也下不来车,说道“我们赶会去!”说完了话,他们两个人已经是在十米开外的地方了。桂花就是想追也追不到了。骂道“两个死妮子,这大忙的天赶个什么会。好不容易过了星期,说好了和你爹一快去串种的,回来后,看我不来收拾你。”骂骂咧咧的回头却碰到了王大妈。

 王大妈见了觉得有趣,就说“你这是要干啥去?”桂花见是王大妈就收敛了怒容,说道“这大忙的天,两个死妮子要赶会去,走的时候还不给我说一声。大妈,您要买)东西?”桂花见王大妈跟着她进了屋就问道。

 “不买,不买。”王大妈竟不是来买东西的,说着这句话就走了出去。

 在胡同里看到白老汉手里拿着一把点苗器正走路,说道“这么忙的天,你家儿媳妇咋去赶会了,乡里可没有会呀!”白老汉没有理她“哼”了一声就继续向前走。

 王大妈看白老汉这样目中无人,竟也生气,朝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呸!老鳏夫。”太阳已经高高在上,天空湛蓝湛蓝的,有几朵白云就象是稀松过的棉絮在上面缓慢的飘着。天空中已有了燕子的身影,飞的很高,飞得很远。

 路的两旁是两排白杨树,绿的叶子已经长了树梢。要是有一点微风它们就会哗哗作响。路的两边是茫茫的田野,一片一片的绿油油的麦子,微风过处层层细,象海面也象湖面。就在麦海里间或有一个或是有两个农人在串种。他们起早贪黑的,尽量让这土地产出最多的粮食。

 车子在柏油路上飞速的行驶着,那速度竟比白小玲自己骑车子还要快。

 她确实不知道这辆自行车承载着三个生命的重量。

 “小玲,你慢些!”彩虹受不了这风一样的速度,就说道。

 白小玲却是慢不下来,因为心里高兴,因为心理畅快。

 这是她第一次和嫂子一起出来玩,或许她就是认为嫂子在家里呆闷了也想出来玩的。

 “嫂子,今天天气真好啊。”白小玲说道。

 “是啊!”彩虹也说“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出来了。小玲,慢些,你骑的太快了。”

 “嫂子,你咋想着要去赶会的?你赶会买啥去啊?”白小玲一路上话说个不停。

 因为有风,彩虹就蛋作这话没有听见,就没去理她。

 “嫂子”白小玲加大了声音正要说。

 彩虹却说“小玲,你骑了这么长时间了,让我带你一骨碌吧?”

 “嫂子,我不累。”说着又加大了力气去蹬车,不过骑了这么长的路子,看样子确实有些累了。

 彩虹白小玲骑车吃力,掏出了手巾去她她的眉头,果真有很多汗,假怒道“还说不累,都出了这么多汗。把你给累病了,我可陪不起。赶快下来吧。”

 “才没有人让你陪呢。”又说“我巴不得累病了让你来伺候,那样就能天天赖在你家不用走了。”

 “你这孩子。”彩虹又说“你再不下来我就要跳了。”说着,真做出了要跳车的样子。

 白小玲不得不握了闸下车,下了车擦着额头上的汗说道“嫂子,我真的不累。”彩虹又帮她擦了汗说道“还说不累?从这里到县城还有几十里地路呢,你能都带着我!”

 “我就是想带嫂子一路的。”白小玲把车把给了彩虹仍是这么说。

 彩虹接过了车,说道“快上车吧。”白小玲却说“嫂子你先骑,我能跳上去。”彩虹骑着车子,白小玲从后面小跑着,两手按着后坐只跳一下就上去了。两只手紧紧的抱住了彩虹的,坐上去以后竟然也不得闲,还唱起了歌:”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淌…唱到了一半,白小玲又说“嫂子,你会唱这首歌吗?咱们一起唱哦!

 我们的未来,在希望的田野上禾苗在农民的汗水里穗牛羊在牧人的笛声中成长西村纺花,那个东港撒网北疆哟播种,南国打场…”彩虹会唱,却一点都不想唱。距离县城越来越近了,有风吹来,她不得不眯着眼,使劲蹬着车子,可能是风大,竟有泪出来,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M.uhUxs.cOM
上章 蛮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