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蛮村 下章
第32章 窥见
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马土山来找白老汉。不单是白老汉还有白家庄其他一些泥瓦匠,通知他们明天准时给老神树盖庙。

 村里本来是有大喇叭的,在村委会里对着话筒吆喝几声广播一下就可以了。但白得柱却说这是搞封建迷信不让用。刚送给了他钱,白得柱就说这样的话,马土山听到了气得不过气来。

 到了最后还不得不挨家挨户的去通知。从村西头到村东头,快要吃晚饭了才来到在村中间住着的白老汉家。

 马土山推开了虚掩着的门,进了院子,站住了,轻捶着腿,喊道“白大叔在家吗?”除了羊圈里的羊叫唤了两声外,马土山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使出了大声,喊道“白大叔在家吗?”这时候从厨房里传出来”唏唏嘘嘘”的声音。马土山隐约听到了,也装着没有听到,继续喊着“白大叔在家吗?”仍旧没有人的回应。马土山感到有些蹊跷,习惯性的继续喊“白大叔在…”这时候厨房门开了,彩虹从里面急急忙忙走出来,说道“是土山哥呀,找我爹啥事?”马土山看彩虹系着衣服扣子就从屋里跑了出来,再看她的脸,秀发漉漉的刚洗过头的样子,应该说正洗着头,领口的扣子还没有来得及系,雪白的舶子上还有洗头时留下的沫子的痕迹。落的余辉落在落在她的肩膀上,让这个本来就让他着的女人更是多了几分神韵。最可怕的是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那骨人的清香,一时间马土山忘却了全部的困顿与劳累。

 “土山哥,你你找我爹有什么事。”彩虹梳理着自己的头发,马土山是背朝着夕光的,看不出他的神态。只知道他刚才一阵接着一阵喊的,象是有什么急事,可巧白老汉不在家,而他正在洗头,听见有人在院子里喊,赶紧拿巾擦了,穿了衣服就急忙跑了出来。

 “哦哦”马土山回过神来,但说话却有些吐了,道“明明天要盖庙了,你给你白大叔你爹说一声。”

 “我爹现在不在家,土山哥,要不,你再等一会儿。”彩虹说道。

 “不了,不了。”马土山终于恢复了常态,又说“你给你爹说一声就行了,如果地里的活计不忙的话就叫他明天准时去,刚才我去了建设叔家,他不在家,让白大叔也给他说一声。我我得走了,还得还得去别的家呢。”

 “哎,您慢走。”说着,彩虹送马土山走出了家门。回到厨房里以后,重新把门给住,她轻摇着头,心里想,那马土山是个精明伶俐的人儿,今天说话怎么有些结巴了。这个想法转瞬即过,他也没有想那么多。感到舶子有些凉,拿巾去擦上面竟然还有上面竟然还有洗头膏留下来的沫子。彩虹给盆子里加了热水,把外衣了下来,挂在椅子上,又重新来洗…夜里,白小玲又被彩虹起的声音给醒。或者是她自己自然醒来的,反正醒来以后彩虹就不在他身边了。今天晚上桂花做的是南瓜汤,白小玲最讨厌吃这种东西了,因为一吃她就会拉肚子。这不,现在感觉到肚子里已经有反应了。这已经是第四次了,白小玲想等彩虹回来后才去。但等了十多分钟都还没有等来。肚子里难受得很,白小玲实在是等不及了,就胡乱穿了衣服拿了手电筒和纸,跑了出去。

 等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她才发觉刚才忽略了一件事情嫂子怎么不在茅房里。前几次问她时她不是说上厕所去了吗?怎么没有。三更半夜的,她干什么去了?

 正是郎月当空,白小玲没有打开手电筒,因为月光照进这小院里亮堂的很。这几天天出奇的好,晚上照例是没有多大的风的。没有风,这小院子里也静的很。但时不时的会从远处传来一声或者是两声的犬吠,也就这么一两声,叫过之后就不在叫了,余下的又是静谧。

 白小玲想轻叫几声”嫂子”但一想还是算了,这三更半夜的,怕把她白大爷给惊扰了。说不定今天是个例外,嫂子没有去茅房,而是去厨房或者那个屋里拿什么东西做什么事情去了。这么想着也没有想太多的事情。转身要朝房里走去。

 可就在要朝房里走路的当儿,她竟然听到了异样的声音。寻着声音竟然是从她白大爷的屋子里传过来的。

 这声音竟能带给她感觉上的异样,她还是情不自的摒住了呼吸,走近了去。

 两种并不和谐的息声相驶来一下子进入了这少 女的耳畔,让这早的少 女惊呆了。等清醒过来后,她赶紧回到了屋里。

 白小玲躺在上,在想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虽然没有真见,但听那声音就已经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了。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白小玲的脑子很,这实在是她无法想象的事情。一个是她尊敬的长辈,一个是她最喜欢的嫂子,他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嫂子连和自己在一个被卧睡都不情愿,怎么可以和白大爷做出那样的事来。

 大人们,这是怎么了?

 也不知道想了多久,在彩虹重新回到上的时候,白小玲有些哽咽着轻声问了一句“嫂子,你去那里了?”彩虹想不到即使这样轻微的声响也能把小玲给吵醒,她更不知道她是一直醒着的。这时候彩虹撒谎已经不象当初那样很不自然了,她心平气和的说道“我去茅房了。小玲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说着彩虹了衣服要进被窝,白小玲赶紧挪了挪身体,以便能和这嫂子保持些距离。彩虹有些纳罕,以前彩虹在上的时候小玲都是有意要把身子凑过来的。今天是怎么了。

 彩虹有些不解的问道“小玲,你怎么了?”白小玲扭了扭身子,有些哽咽着“嫂子,我刚才也去了茅房。”彩虹感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她想去解释“小玲,你听嫂子说,我刚才去了…”除了”茅房”她真的为这三更半夜的外出编造不出任何理由了。她发觉小玲今晚和平里有些不对劲,很是害怕,试探着问“小玲,你都看到了什么。”白小玲把身子扭了过去,不想回答她。

 彩虹进了被窝两手抱着白小玲的肩头,说道“小玲,你听嫂子说。”白小玲不动,没有要听的意思。彩虹很是无奈,也许白小玲知道了这事,她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仍是不停的晃着她的肩,说道“…小玲,你听嫂子…”白小玲转过身体面对着彩虹时,已经是泪面了,哭泣道“嫂子,你们大人怎么可以这样。”彩虹见白小玲朝向了她,就一把把她给抱住,也哭道“小玲,你听嫂子说,嫂子是有苦衷的。嫂子也不愿意这样啊”不得已,彩虹把自己的事情慢慢讲给了白小玲听。尔后又说道“小玲,你答应嫂子好不好,不要把这事情告诉别人,嫂子和你大嫂子还要在这村里活人呢?”白小玲嗫嚅道“嫂子,你放心吧,我永远都不会给别人说的。只是你和我大爷别让我强子哥知道了会很难受的。”

 “不会的。”彩虹又抱住了白小玲,她相信这个孩子不会把这些事给说出去的,又说“嫂子答应你,以后不会了。”白小玲也相信这个嫂子能说到做到,不管怎么样,她喜欢的那个嫂子仍旧是她喜欢的那个嫂子,在她的意识里,什么都会变,而这是不会变的。

 白小玲钻到了彩虹的被窝里,也抱住了彩虹,说道“嫂子,咱们在一块睡吧。”彩虹答应了她。  M.uhUXs.cOM
上章 蛮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