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蛮村 下章
第18章 征兆
第二天清晨,村人们很快就起来了。大街上站了不少人象是热闹的集市。三三两两的在一块讨论着昨天发生的奇事。

 在桂花家的那个代销点前也围了不少的人,即使在平时,这也是人们拉呱说闲话的场所。

 “昨晚那场雨下得真奇怪,一阵风过后说来就来,即打雷又带闪的,我都活了白辈子了,还没有在春天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一个人把两只手互相卷在两个袖筒里,对大伙说道。

 “谁说不是呢?那雷声响得震得我们家的屋梁上直掉土,你说吓人不吓人,不知道这是什么年景。”

 “是啊,要么不下雨,要么一下子就下这么大。这老天爷是怎么了。”白建设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听到了这些人的谈话。昨天刚浇的地,他得赶紧看看地里的庄稼要不要紧。

 因为下了不小的雨,这土路上是泥泞,有坑的地方还储了水,白建设没有开车没有骑车就抗了个锄头去后庙那块地。

 就在他走到村东头时,看到村东头那棵老槐树周围有不少人。据说这棵树是白家庄是神树,也不仅是白家庄的神树,就是整个乡里、县里也常有人莫名来拜祭。

 白建设对这棵树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前几年就在儿子白小军刚会说话走路的时候,小军经常在夜里突然大哭大闹。村里的瞎子白大仙说,老槐树喜欢这孩子想让把他带走。吓得白建设一头大汗。不过这白大仙转而又说“你得给老树神上大祭才能留住这孩子。”老话说,一地一规)意思是说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矩。这白家庄的大祭与别处不同,有它自己的特色,是这白大仙自己定下的。

 具体如下香钱五十、纸钱一百、一千响鞭炮十挂、冲天响五十;猪头一个、羊头一个、猪十斤、白面二十斤、粉条三十斤、黄面四十斤。这是供桌上的东西。下面是纸糊的东西,金童玉女各一个、电视机一台、小轿车一辆、搂子一个、摇钱树两个、钱柜两个,一个里面放金箔,一个里面放银箔、桌子一个、小椅子八个。这些东西在大祭的最后要全部烧掉。

 起初桂花不信这个又认为花钱太多,但看着心肝宝贝一天比一天哭的厉害,就软了下来,听了白建设的话。

 虽然花了不少钱,但那一天可能是白建设一辈子最风光的时候了。在献祭的时吸引了不少人来围观,他牵着儿子白小军的手,白大仙在供桌旁边指挥着,让他站他就站,让他跪他就跪,让他烧香他就烧香,让他作揖他就作揖。看到这样的场面白小军竟也不哭,跟着父亲的样子做。说来也怪了,那件事情以后白小军竟然奇迹般的好了。

 从此以后白建设对这树神恭敬有加,除了过年过节烧香磕头外,就是平常每次路过的时候都要瞻仰一番。

 看到那么多人围着那棵老树,莫非是出了什么问题。白建设走进去一看,遮雨的顶棚竟然倒塌,棚子下的供桌也变成了一片碎瓦。

 “这是怎么了?”白建设问旁人。

 那人说道“你没看见吗?是被雷击了。”又有人说“这老天也奇怪了。不打这棵树,不打那棵树,偏要打这可老槐树。”正议论着,白大仙过来了。在外围有人先看到,就去问“大仙儿,你看这天咋回事?”白大仙早就揣摩好了要说的词,他干咳两声,瞪着两颗眨都不会眨的瞎眼珠子说道“‘里打雷,年景不对’,看来咱们白家庄今年不太平啊!”又有人说道“大仙儿,不是问你这个,这老树神下的供桌都被打翻了,您看该咋办?”白大仙一惊,那可是他的饭碗。两只手摸索着向前走去,有人看他走得急就去扶他。白大仙蹲下身,摸着那些残砖断瓦,哭无泪,这些东西可陪了他多年,让这干瘪老头赚了不少昧心的钱。

 昨光想着一早起来,肯定会有人问他这怪天气了,于是在睡觉前就把说辞给准备好了。却不想人算不如天算,自己的”饭碗”也被那雷给打碎了。

 他低下了头,眼是死的,但脑是活的。他就是靠这个吃饭的,没过多长时间就计上心来。抬头时脸上微喜,说道“老树神不想住了这窝棚了,他想让大伙给他盖个庙,所才要打雷的。”

 “打雷?”

 “盖庙?”听了这话众人议论纷纷,明事人很快就看出了白大仙又要敛财了,果然是这样,白大仙让大伙儿凑钱去盖庙。一听到”钱“字就有人偷偷的离开了。而仍有不少人围着白大仙问捐钱盖庙是事情。

 白建设及着去地里看庄稼,而又不想耽搁眼前的事,走到白大仙身边说道“大仙,我是建设,要捐钱的时候您别给我老婆要,给我要就行了。”白大仙”啊”的一声,不知道有没有听到白建设的话就和其他的人商量盖庙的事了。白建设还想去问,但看他们正聊的热乎,就不在去嘴了。径直向后庙那块地走去。

 来到后庙地的时候,白建设长呼出一口气,总算是按下心来。这一块地地势高,雨水全都到路上去了。昨天的那雨不会对麦苗造成多大伤害的。

 他走在田地间,掏出了一着。看到麦苗里有些杂草,就决定锄完了再回家,否则就是白来一趟了。

 就这么想着白老汉过来了。白建设回到地头仍给他一烟说道“二哥,你来晚了。”这么远的路白老汉也是走过来的,因为腿脚不灵便就拿了以便在走路拾作支撑。白懒汉接过烟说到“昨天雨雨下得太大了就没有睡好。”又说“这麦苗不碍事吧?”白建设说道“不碍事,咱们这快地地势高,下的雨水不是渗到地下了就是到路上了,淹不了麦苗的。”

 “哦。”白老汉放心的点了点头,就说道“那你忙吧,我就是来看看咱的地有没有有事。”白建设又说“二哥,东头老槐树下面要建一个庙,你听说了吗?”白老汉说道“没听说“

 又说道“建就建吧,那棵树有灵的。人家出多少钱咱也出多少钱。”

 “那成。”白建设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你忙吧!”白老汉说道“我走了。”望着白老汉离去的背影,白建设感觉这个二哥今天有些不对劲,可是那里不对劲呢,却也说不出来。  M.uhUXs.cOM
上章 蛮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