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
第21章
野村终于被拽出人群,夕阳好命人捆住他的双手拴在战马的后面,并且让野村的肚皮朝地趴下然后策鞭打马狂奔起来,野村像个狗爬犁似地被疾速奔跑的战马拖拽着沿着打谷场转了一圈又一圈。第一圈磨碎了野村的外衣;第二圈磨破了野村的肚皮,腥红的血水滴落在打谷场上,渐渐形成一道狭窄的红色印迹;第三圈野村的腹部被彻底研磨开,臭烘烘的肠子夹杂着汩汩淌的污血从肚子里缓缓地涌出七零八落地散布在打谷场上。夕阳好停下马来,伸出战刀将野村的绳索割开,咽咽一息的野村血模糊无比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着,大家已经不再理睬他,任其在极端的痛苦之中慢慢地死去。

 就在夕阳好策马拖拽野村的时候,胡子兵们把野村的太太拽出人群剥光衣服先是轮一通,然后便是对其拳脚相加,把她光溜溜的身子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一只头不知被谁给咬了下去,淌着如丝的血水。野村的太太嗷嗷叫着抱住脑袋打谷场四处翻滚,夕阳好处理完野村,策马来到野村太太的身旁,可能是战马也通人,无比痛恨这些个挨千刀的小日本。

 只见战马刚刚走到野村太太的身边便抬起一脚踹在她的小腹上,野村太太一声惨叫便昏死过去,仰面朝天地横陈地打谷场上,私处的那片稀疏的在八月末和暖的阳光照下闪烁着可笑的光泽,两片因被狂暴轮而撕裂开的了污血和斑。望着野村太太被折磨得业已惨不忍睹的部,夕阳好突然灵感大发:“去,给我找些汽油来,再找块棉絮之类的玩意!”“是,老大!”野村的太太依然没有苏醒过来,夕阳好骑在战马上指使着胡子兵将一团棉絮浸泡上汽油然后进野村太太的道里,又在她的头发上、腋窝处、上浇洒上少许汽油:“点火,赶快给我点着!”夕阳好命令道。

 哧地一声,胡子兵首先将野村太太道里的棉絮点燃,只见一片剌鼻的青烟瞬时升起,夹裹着呛人的焦糊味。

 “啊…啊…啊…”野村太太被剧痛醒嗷嗷惨叫着地翻滚,两只手伸到下体企图掏出那团熊熊燃烧着的棉絮,可是她的手刚刚接触到部便被灼热的火焰推搡到一边,道里的棉絮继续燃烧着,渐渐漫延到上。

 夕阳好心欢喜地欣赏着,突然将到大半截的烟蒂丢到绝望挣扎着的野村太太的头发上,哗…!野村太太的头发立刻燃起一片大火。

 “啊…啊…啊…”野村太太的叫声越来越凄惨,身体剧烈地搐着,两只手不知是先扑灭头发上的火焰还是先掏出道里的棉絮,最后竟然毫无目的地胡乱挥舞着,一个胡子兵将一点燃的火柴悄悄地送到她的腋下,扑,野村太太的腋下也燃起了蓝蓝的火苗。

 “还有那个家伙,那个,对,就是那个,”一个老乡指着伪税务官冲着夕阳好喊道:“老大,那个收税的家伙最不是物,整天到四处游向俺们嘎子屯的贫苦老乡催索税款,如果不按时齐,他就拉人家的牲口、粮食抵债,这些年来被他死的人至少有好几十个!”夕阳好命人将伪税务官山田拖拽到给马匹挂掌的大铁架子下,然后顺手拎起一条一端钉着亮闪闪的大铁钩的麻绳,夕阳好将另一头抛过铁架子的拦杆让两个胡子兵紧紧地拉住然后对其他人说道:“快,把铁钩子挂到这个家伙的下巴底下!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胡子兵不敢怠慢十分麻利地将大铁钩死死地挂在伪税务官山田的下巴底上,坚硬的钩尖立刻深深地钻进是灰白胡茬的皮肤里,因疼痛山田本能地踮起了脚尖,夕阳好向那两个拉着绳索的胡子兵挥了挥手:“拉起来,快点给我拉起来,听到没有,他妈个巴子的!”“一、二、三!”两个胡子兵同时拉紧了绳索。

 “嗷…!”山田一声惨叫矮锉锉的胖身子旋即被拽到半空中,两只脚像刚刚断气的小般地踹着,锋利无比的钩尖直地钻进下巴竟然从咧开着的口腔里探出挂血污的锋尖。

 “给我,往死里!”夕阳好命令道。

 五六个胡子兵挥舞着又又硬的马鞭噼头盖脸地打在山田半着的身体上,被剌穿口腔的山田发不出任何声音,像具僵尸似地在雨点般的皮鞭之中东摇西晃。

 目睹此情此景,包围圈里那些个挨千刀的小日本顿时炸了营,像群热锅上的蚂蚁般地四处窜,狂呼喊。胡子兵以及嘎子屯里的青壮年们用托、锄头、镐把、马鞭像驱赶羊群似地打着、砸砍着他们。

 “他妈的,谁不听话立马开处死,跟这些畜牲玩意用不着半点客气!”夕阳好在人群外面喝斥道。

 叭…叭…叭…胡子兵果然开杀起不止的小日本,一阵密集的声之后,十几具或被炸开脑壳、或被穿膛、或被打断胳膊、腿的小日本浑身血污地横卧地打谷场上。

 “快,把汤锅给我加上水赶快烧开!”夕阳好对众胡子兵命令道。

 很快,一口硕大的、杀马煮用的大铁锅灌了清沏的井水,一捆捆干柴胡乱到灶膛里,胡子兵点燃干柴大铁锅很快便沸腾起来咕嘟咕嘟地冒着灼人的热气。

 “把这些个狼崽子都给我扔到锅里煮啦!”夕阳好用马鞭指了指日本女人怀里的婴孩以及六七岁左右的儿童们:“快,都把这些狼崽子给我扔到大铁锅里去!”包围圈里的日本人再次动起来,一阵噼噼叭叭的声之后打谷场上多出几具小日本的尸体,胡子兵浑身上下热汗淋漓终于从日本女人手中抢过三四个孩童:“他妈的,这些娘们竟敢挠老子,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胡子兵整了整被拽扯得掉了扣子的衣服将手中哭号不止的日本狗崽子剥个干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地丢进热气腾腾的开水锅里,顿时,令人骨耸然的惨叫声响彻大平原的天空,日本女人拼出性命想冲过胡子兵的拦阻跑到开水锅旁救出她们的孩子,但是她们的努力是徒劳的,在撕打之中,有一个日本女人被捅开了肚子,还有一个日本女人被剌破了大动脉鲜红的血水尤如井般地从大腿处向外涌汹狂着。

 “他妈的,我让你们不老实,我让你瞎冲撞!”两个胡子兵从动的人群里拽出一个腆着大肚子的日本孕妇一脚踢翻在地:“哈哈哈,好大好圆的肚子啊,来,老子今天帮帮你,我来给你接生!”说完,一个胡子兵端起寒光闪烁的剌就想捅进日本孕妇的肚子里去。  M.uHuxS.com
上章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