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
第04章
,”老爹恨恨地骂道:“大家伙都是屯子里住着的,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平时嘻嘻哈哈的,到了动真格的时候全他妈的不好使啦,算了,老子不跟你们求借,瞧把你们吓得那个样。”随即,老爹一把抓住那个赢了钱便想乘机溜走的家伙的衣领子:“别走哇,接着玩啊!”“你,你一分钱都没有啦,用什么玩啊!”“,”老爹突然伸出手来指指炕梢的我,然后怒气冲冲地吼叫道:“我把闺女押上,你敢不敢赌!”“啊!”老爹一言即出,屋惊赅。

 那个赢光了老爹卖苞米钱的家伙外号叫二鬼子,听听这个名字你们就能猜想到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玩意啦,此人身材矮小,长着一个刀割般的狭长脸,一双混浊的小眼睛闪着阴险无比的暗光。

 他是屯子里有名的二神,我不止一次地欣赏过他怎么与大神手舞足蹈地请神驱鬼,那场面真是热闹透啦。二鬼子跳大神时能装神鬼,玩起牌来也是如此,老爹的钱没少让他糊,可是,我那死不开壳的老爹就跟中了似的,专门愿意跟二鬼子赌,永远也不服气。

 二鬼子原来有一个相当不错的媳妇,却不知为什么让他卖给了县里的窑子,如今他已是光一个,正缺少女人来发,一听到老爹的话顿时来了精神:“我说老哥啊,这可使不得啊,咱们只不过凑在一起乐和乐和,怎么能把活人押上呢,那成什么啦,现在可是新社会啦,不许买卖人,这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行,我还要跟你赌!”一年的粮食款被老爹全部输掉,老爹红着眼睛死皮赖脸地纠着,说什么也不肯让二鬼子出屋。二鬼子则顺杆往上爬:“老哥,我耍了半辈子钱还没见过你这样的,这样吧,咱们两个最后赌一把,如果你赢啦,我手里这些钱全都给你,如果你输啦,哼哼,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啦,我把你的闺女领走给我作媳妇,你看怎么样?”“行,”老爹慨然应允。

 不用说,这次老爹又输掉啦,他一股瘫坐在土炕上,绝望地垂下头去,二鬼子把手里的大把钞票往老爹跟前一扔:“给你,这些钱我不要啦,我只把你的闺女领走就行啦,这钱你留着过年用吧,老哥,我真诚地劝你一句,别赌啦,你那手法不行,玩到今年得输到明年。

 别赌啦,你再把这些钱也输掉,那我可没有办法啦!”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地被二鬼子领回家去做媳妇去啦。我心里想道:嘿嘿,这也行,姑娘家家的反正早晚得嫁人,不过,我却不太喜欢老爹以这种方式把我嫁给别人。

 二鬼子美滋滋地把我领到他们家,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啊,我家已经够破落的啦,这二鬼子家比我家还要狼狈许多倍。空旷的院子里凌乱不堪,地都是猪屎粪,稍不小心便会踏鞋底。

 我一步迈进门槛里,哎呀,他妈的,我差点没跌个大跟头,草屋深深陷入地下,我一脚踏空向前打了一个大趔趄,二鬼子一把拽住我:“小心点,小心点!”屋子里一片昏暗,草席已经焦糊,中央用一烧火支撑起来以免被彻底烤焦,土炕的尽头呆呆地坐着一个与二鬼子年龄相仿的男人,结眼屎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二鬼子在身后推了我一把:“上炕,快上炕!”然后又冲着炕梢的那个男人夸耀道:“瞅什么瞅啊,这是我赢来的媳妇,嘿嘿,馋死你,没你的份。…”“柱子啊,”突然,在土炕的另一端传来一个老太太有气无力的喊叫声:“柱子啊,快把屎盆给我端来吧!”“去,去,去,哼,没人伺候你,一天到晚拉起没完!”炕梢那个被唤作柱子的呆男人没好气地冲着老太太吼叫道。

 啊,这是个瞎了眼的老太婆,蜷缩在发散着呛人臭气的棉被里,浑身不停地抖动着:“好哇,小狼崽子,你妈的,…”…什么,让我继续说啊,唉,真不好意思说出口哇,真的,这,这。

 豁出去啦,反正也是老天巴地的没几天活头啦,爱咋咋地吧!

 这二鬼子哥俩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吃!

 哪怕只有一角钱,二鬼子哥俩也要跑到商店买麻花吃,如果听说屯子里谁家杀了一头大肥猪,二鬼子就像馋嘴的老猫闻到鱼腥味似地一路直奔而去:“快,快,给我砍十斤!”“钱,钱呢!”屠夫伸出挂血污的脏手。

 “,急个什么啊!还能白吃你的猪不成,先记上帐,等秋后苞米下来的时候再给你!”二鬼子哥俩不但赊吃猪,白酒、豆腐差不多全是赊欠来的,一到了秋天,讨帐的人简直能挤破门框。

 二鬼子哥俩胃口之大、之好令人叹为观止,他们一顿可以非常轻松地下一大盆肥油直滴的大肥,喝掉两斤老白干,末了还得咽下三块白的大馒头。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活人,没有他们不敢下咽的玩意,瘟死在道边的小他们拣回来收拾收拾便扔到大锅里津津有味地蒸煮起来,令人作呕的米痘二鬼子哥俩照食不误,大嚼大咽,吃得油,脸上扬溢着无比足的、无比幸福之

 我最讨厌看二鬼子哥俩的脸,从我进他们家门那天起,我就没有看到过这哥俩正八经地洗过一次脸,更别提洗澡啦。他们的白衬衣已经穿成了黑紫,领口闪着耀眼的油污光,嘿嘿,铁匠铺里打铁的洋铁匠穿得衣服也没有二鬼子哥俩光亮。

 最令人生厌,使人无法忍受的是二鬼子那双奇丑无比的脏脚。至于这双脚有多臭,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咱们还是用事实来说话吧。

 有一次,我生了病,二鬼子送我去县城看病,我们两人蹬上了火车,车厢里根本没有几个乘客,二鬼子懒洋洋地倒卧在坐椅上将一双臭脚直地伸到过道处。

 列车员出来巡视车厢,搞不清楚从哪里传来一股奇臭,皱着眉头四处找寻,一会打开厕所门看一看,一会又俯下来头把探到坐椅下面检查一番,可是,却始终没有寻找到臭源。毫无所获的列车员渐渐走到我们这边来,一眼看到二鬼子那双臭脚,气乎乎大叫起来:“哎呀我的天啊,还有这么臭的脚啊,我在值班室里就闻道啦,我就纳闷,哪来这么臭的味呢,我从这节车厢找到那节车厢,怎么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哪来的臭味,你还不赶快把你的臭脚给我放到坐椅下面去。…”酒足饭之后,二鬼子皮笑不笑地搂住我求,坐在一旁的,不给那个老太太端屎盆的柱子忍不住也凑了过来,二鬼子见状没好气地说道:“滚,滚,滚,没你的事,这是我赢来的!”“,你要是不让我玩,你就滚蛋,这间房子是我的,是我的!…”柱子毫不示弱,以房屋主人的口气对二鬼子下起了逐客令,二鬼子随即改变了口吻:“嗨,你瞅你,急个什么啊,亲哥俩的吵个什么吵的,什么你的我的,你等一等,一会保证让你玩个够!…”较之于为人刁滑阴险的二鬼子我比较喜欢高大英俊,纯朴老实的柱子,我总是睡柱子的身旁,而对于二鬼子则是能躲即躲,实在躲不过去就草草应付应付他。  M.uhUXs.cOM
上章 嘎子屯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