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夏日浪漫 下章
第07章
谈论这些将来可能发生的事使我感到乏味。眼前是个有很多鱼的湖泊,只要走几步就能过去。在刚来的第一个早晨我和Ben曾开心地钓过鱼,我打算给妈妈展示我学到了些什么。

 “妈妈,你喜欢和我一起去钓一会儿鱼吗?”

 “只是我没有鱼杆啊。”

 “妈妈,那你可以晒晒太阳啊。我去取鱼具,我们去湖上Ben带我去过的地方。”

 “带路吧。”她回答。

 半小时后,妈妈已经找到一个舒服的地方,那是一棵树的荫凉下,妈妈坐下注视着我,我则对着一片很可能有鱼的池塘开始抛钩甩线。在第三投时我得到报答,在小心谨慎的一系列工作后,鱼被抓住了,我把它高高举起让妈妈看见。

 她开心极了,紧紧地拥抱着我。我沿着岸边忙碌着,但只抓住了几条小鱼。

 经过若干次尝试之后,我收拾好鱼具,噗通一声倒在妈妈身边的地面上休息。

 妈妈开心取笑我∶“看起来我挑选了一个能养活我的好伴侣。”“等着吧,你会看见我用鱼叉抓一条大鱼。”我笑着说。

 “不要去想这些,离这不到一英里的地方是一个超级市场。”我仰望着山野想着钓鱼的事情,这时我注意到乌云在动,已经覆盖住西北方的群山。

 “妈妈,我们最好回木屋,看来好像要下雨了。”“得赶在暴风雨来临之前。”

 我们走回木屋,我收好钓具,开始收拾刚刚钓到的鱼准备午餐。暴风雨还在远处,但已经能嗅到雨的气味,空气沉闷,暴风雨就要来了。我打开无线电,听着一个正在播放午间新闻的地方频道,天气预告下午会有大暴雨。

 我们在门廊吃午餐,看着乌云在天上翻滚。不久太阳被遮住了,湖上一片阴沉沉。巨大的雨点开始落下来了,砸在屋顶的长木条上发出震耳的声响。没过不久,雨点变成了倾盆大雨,闪电划破天空,雷声在山野回。我们欣赏着这大自然的烟火,直到风带着雨点袭进门廊把我们进屋里。

 我们刚刚进屋正要把门关上,霹雳一般的一声雷响吓了我们一跳,吓得妈妈飞一般钻进我的怀里。我能感觉她的身子在发抖,我的胳膊紧紧的搂抱着她,直到她慢慢平静下来。她仰望着我,我轻轻地吻了吻她,我们静静的站在屋子中央,忘了外面的暴风雨。

 “我有一个建议。”妈妈说。

 “什么?”

 “既然你不能教我如何在外面钓鱼,为什么不让我不教你如何在室内运动?”“你提出了最好的建议,妈妈。”

 她带着我到了卧室,不久我们已经一丝不挂地到了上。在我试着仓促行事时她推开我说∶“记得吗,我说过我将教你如何在室内运动,我要你做的都不难,只要放慢速度。让我教你该怎样做,我们可以有好多时间实践。作爱有许多方法,你只要听从我的指导,自然地来做下去。有时候你可能会感到有些奇怪,但在你试着做它的时候你会发现非常有趣。你说好吗?”“好的妈妈。”在这方面我会赞成她说的一切,而且在这个时候,我只想尽快开始做最主要的事情。

 她把我推倒在上,爬到我的身上吻我的头。喔!我发现我的那里竟然是如此感。她动着转动她的身体,直到我们面对面当头脚的方向相反,她的房吊在我的脸上方。我开始模仿她吻我的头的行为,她的房对着我的脸下来,我几乎被她柔软的得窒息。她在我的肚子上吻着移动,用她舌头搅动我的肚脐眼,我也亲了一下她的肚脐眼,她得哆嗦了一下,吃吃地笑着。

 她用她的手握住我的囊,轻轻着它,就像是在着柔软的面团,我的血一下子冲到新高。她开始用她的嘴爱抚着我的囊,范围不断扩大,我惊愕了,她就要吻到我的茎了。妈妈她会不会吻那儿呢?她是不是在期待我对她做同样的事?我以前听到过好多关于口的校园故事,但我几乎不相信那是正常人该做的那一类事情。我自己的母亲竟然会口!我不敢相信。

 然而使我惊奇的是,我的茎已经感觉到她嘴的温暖!感觉是如此的美妙,以致于我忘了惊奇,忘了先前认为那不是正常人该做的那一类事情的想法,我只想要的更多。

 不久我开始回报。在妈妈拿着我的茎送进她的嘴里并用她的舌头茎头的时候,停留在我的脸上方仅仅一英寸距离的是她的道,她是不是在期待我对她做同样的事?我能清楚地闻到她女的味道,我有点明白了。我鼓起勇气,用手指分开她的吻了一下她核的顶端。她的反应令我感到突然和意外,她的部对着我的脸下来几乎把我憋死,同时更用力的刺我的跳动着的茎。

 我再用我的舌头刺她的核,她那被完全的嘴开始发出呜咽的呻

 我好奇的把舌头深入她器里面搅动,她器内部润而光滑。不一会儿,她动着股使她的核能覆盖在我的嘴上,我嘬住它,把它含到我的嘴里不停舐,间或用再我的舌头轻轻按摩。她变得疯狂了,开始烈地旋转着股,使我不得不用力抱住她的股。

 我忘记了一切,只想更深更深地埋葬我的脸和舌头,更深更深地进入她炽热的器,用我的快乐换妈妈给我的快乐。就在这时,我感到我已经攀登上了顶,那感觉就像随风飞翔。

 在我到达我的顶点的那一刻,我的茎深深地挤进了她的嘴,我要爆炸了!…什么时候结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以前会对口有那么多误解?这一切有多美妙!我真的很想对她诉说在这最后的几分钟我是多么享受,但我想,我什么也不用说了,不必说了,在我身上妈妈已经软软的瘫倒了,她的意识好像是去了远方。

 短崭的休息之后,妈妈用她炽热的嘴吻了吻我变软了的茎,转动着身子躺到我旁边。她紧紧抱着我,深深地、长长地吻着我,我也贪婪地吻着她。

 在温馨的气氛中,我们沐浴在做后的余韵里,我们足地彼此搂抱着,听着风鞭策着雨,紧密的敲打着木屋的窗户。

 我们躺在上,这是我们舒适安全的爱巢,我们是早早的归巢的爱侣。

 我们紧紧抱在一起感受着温暖,不停的亲吻爱抚着。我用我的手指头和嘴探索着她身上所有的秘密,在我已经心满意足的此刻,我爱抚着身边的她、我情投意合的宝贝,依然为她深深地着。但不要紧,我们会足彼此的望,我们不停爱抚着,慢慢品尝着每一时、每一刻。

 下午就这么过去了,我们依旧怀情的喃喃细语着,不时掺杂着强烈的爱抚来强调。我们就像是在渡月似的搜索着我的能力的极限。我笨手笨脚的在学习着,但妈妈用她爱的耐心,教我她喜欢什么和她想要我做什么。其中的一项功课是做,这事和我在校园里曾听说过的都不同,校园里的那些多半是错误的。

 做、调情都要掌握节奏,慢慢地,轻轻地,同时还要顾及到你伴侣的需要…我学到了许多许多,而且边学边实践。

 这一整天就像一幅七八糟的拼贴画,清晰透明的照片被的意念弥漫。

 我有着对妈妈的狂热梦想,但我没想到这一切竟然能实现,我不是在做白梦吧?

 这不是白梦,我正躺在上、身上一丝不挂、而且是正在爱抚着妈妈,而且我们俩都沉醉在这美妙的调情中。我的生命中,不可能再有一天能和这一天媲美!

 忌的果实永远是甜蜜的。

 Pat和Ben在第二天回来了,正好来得及赶上午餐。当看到他们的轿车开过来时,妈妈说∶“下地狱吧,我们的月结束了。我们必须再像从前那样做一对母子。”

 “妈妈,在我们想做的时候,我们可以驾独木舟去旅行,或说要去树林里散散步。”我如此回答,而妈妈则对我报以甜甜的微笑和眨一下眼、只眨一只眼。

 在妈妈和Pat准备午餐的时候我帮助Ben从汽车上卸下货物,之后我们我们围在一起边午餐边闲聊着,谈论着他们这次进城和暴风雨。再之后Ben和我开始检查木屋被暴风雨损坏的情形。

 在未来的几天里,妈妈和我曾有一次想设法离开,但Pat和Ben为我们制订了太多的计划,以致于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不可能去做我们的私事。而在卧室,我们惟恐我们太烈,担心他们可能会恰巧在外面无意间听到些什么,因为妈妈在高时会出巨大的声响。

 星期六傍晚,大伙儿乘坐Ben的车驶往一个餐馆,那是附近的社中心。

 它是一家普通的地方,只提供简单的几种食物,但每种都会准备很多。晚饭之后桌子是大家都后退靠着墙以让出中央的空地,一个当地人的小乐队开始奏出舞曲。

 音乐响起,是明快的乡间乐曲,带来一阵阵狂热。乐队不坏,惑着你步入舞池。妈妈和我一起跳了几个舞曲后,Ben和我换舞伴,我和Pat跳舞而妈妈和Ben跳舞。Ben和Pat很开心,他们对生活没有太多奢求,只要能喝足够的酒来放松和欢笑就够了。妈妈只喝啤酒,因为她将要开车带我们回家。  m.UhuXs.COM
上章 夏日浪漫 下章